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 言情 >> 

叛逆千金沈少掌心宠

第3章

发表时间: 2021-05-04 17:49

或许,她,会是那个合适的人选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电话,忽然又响起。

是陌生来电。

“哟,我们秦大小姐恐怕还不知道家里的事吧?昨晚,又鬼混到哪个男人身边去啦?”

“你可千万别把自己肚子搞大了呀,明天我妈跟爸就要结婚了,要是传出你秦大小姐抢在爸爸前面怀了孩子的消息,那可多难听啊~”

是秦晚凝!

要是以前,秦晚凝就是夹着尾巴的狗,打死也不敢招惹秦叹。

可秦叹去美国的这几年,她跟孟娅母女两个天天陪在爸爸身边装乖献媚,哄得老头晕头转向,拿她们当母女掌上明珠,对秦叹开始疏远。

再加上孟娅马上就要成为秦太太,秦晚凝从私生子变成了秦家二小姐,有了这个头衔,她不仅能够跟秦叹争财产,还可以进董事会,开始趾高气昂起来。

听见秦晚凝矫揉造作的声音,秦叹火气疯狂滋长。

“是你让老头停了我的卡?”

“哈哈哈,怎么,秦大小姐不是一向不屑跟我们母女两个沾边嘛?自然也不肯花我们的钱,我是为你考虑,才把卡给你停了的呀!”

“你的钱?秦晚凝,你在开什么玩笑?”

“我开玩笑?”秦晚凝得意至极,“你还不知道吧?我妈被爸爸安排进公司的金融部了!你手里花的每一分钱,都是从她账上过的,难道不算她的钱?”

秦叹第一次体验到什么叫做“气炸”。

“嘭”地一声,手机沿着抛物线丢出窗外,坠落进一片车水马龙。

秦叹气得呼吸都快不畅,粉拳狠狠的攥着,“我呸!”

母亲一手从娘家融资,费尽心血创建的公司,老头负了她另寻新欢就算了,如今竟然让那个老女人进了公司!

再这样下去,自己早晚会被赶出家门,母亲的净土她也守护不了!

“秦晚凝,孟娅!”清媚的嗓音,掺杂了仇恨,“我一定要把你们一个个踢出去!”

......

经过孟娅加入公司这件事,秦叹联想到那个神秘又危险的男人,还是疑心。

万一那个男人真的是秦晚凝那边的人,偷拍了自己什么秘密,到时候公布于众,自己岂不是会声名狼藉,再也不能夺回公司?

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秦叹亲自去餐厅取来了监控摄像,打算好好弄清楚。

回家之前,秦叹重新买了衣服,用遮瑕膏把暧昧的痕迹遮住才启程。

回到家,别墅上上下下全都被喜庆的大红色妆点,佣人们忙着为新房装饰,搬运别人送来的贺礼。

见到秦叹,佣人们迅速收敛了喜色,敷衍地打招呼。

整栋别墅热闹非凡,只有秦叹一个人散发着清冷。

显然,她这个大小姐不在的几年里,地位已经岌岌可危。

秦叹也懒得搭理,踩着高跟鞋走进客厅。

女人的声音飘了出来。

“嗯...求你给人家嘛...”

“别...这里是大厅!我是来找叹叹的!”

“别装了死鬼,你都有反应了,还想忍?人家真的想要嘛,那天以后,我就一直...啊!”

秦晚凝的娇声,突变尖叫。

腻歪着抱在一起的男女被秦叹用鱼缸里的水兜头泼了一身!

“秦叹,你疯了?!”

立刻挣扎着从傅泽腰间下来,秦晚凝尖叫着甩开身上活蹦乱跳的金鱼,快要气疯。

看见秦叹,傅泽就跟屁股上长刺一样跳起来,急迫解释:“叹叹,你误会了,我们只是在聊天...”

看着这对男女浑身滴答着腥气的水,头发上还沾着海藻,像水鬼一样狼狈,秦叹顿时觉得出气很多。

“你不需要向我解释。”优雅地放下鱼缸,秦叹道,“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“别...叹叹,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?我真的知道错了!”

傅泽本来是被秦晚凝拽来喝香槟庆祝的,可此刻一见到秦叹,就什么都甩到脑后,就差跪下来哀求了,“我那次是喝多了酒,把秦晚凝认成了你...叹叹,原谅我吧!”

“学长,你...”

冷眼看着两个人可笑的戏码,秦叹懒得搭理他们,一脚踢开傅泽拽着自己裙摆的手,翩然上楼。

实际上,脱离了两人的视野范围内后,秦叹就躲在二楼的角落,聆听着两人的对话。

“叹叹!”

傅泽急切的想要追上去,但手却被秦晚凝拉住,“学长,她明显有了别的男人把你踹了!你怎么还这么没自尊的倒贴啊?”

其实本来,傅泽跟秦叹交往除了想要飞黄腾达外,也是真心喜欢秦叹。

试想一个白富美当你的未婚妻,肯学做料理给你吃,除了容易闹小脾气外,也算得上体贴温柔,哪个男人会不喜欢?

傅泽忍不住劈腿秦晚凝,也只是因为以前她是自己的学妹,自己曾对她有点幻想。

再加上秦叹不主张婚前行为,傅泽憋的难受,秦晚凝又不断接近,他就上了贼船。

可事实上,傅泽对秦叹还是有点真心的。

“你闭嘴!”

想到种种,傅泽怒吼着甩开秦晚凝,指着她的鼻子骂道,“要不是你这个接近我!我也不会跟叹叹走到这地步!”

他大步的想追上楼,可腰却被秦晚凝抱住。

“学长,你睁开眼睛看清楚,只有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啊!”秦晚凝哭着喊着不放手,“我暗恋你那么多年,从高中到大学,你就是我的命啊...”

她八爪鱼一样缠上傅泽的脖颈,不依不饶的献吻。

最后,傅泽从最初的咒骂转变为亲吻的“啧啧”声,两人齐齐倒向沙发。

秦叹藏匿在二楼的角落,小脸一片冷淡。

命?

她脑子里盘旋着秦晚凝带着哭音的歇斯底里,唇角悄然添了抹冷笑。

既然是命,那就让秦晚凝等着瞧。

看她秦叹是怎么捏着她秦晚凝,把她跟孟娅一齐踢出公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