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 古风 >> 

稚颜容玉桑元

第3章 她是累赘

发表时间: 2021-05-02 13:19

医仙殿。

医仙的手搭在稚颜的手腕上,眉心紧皱。

稚颜另一只手捂着小腹,着急的看着医仙。

半响,医仙才道:“无事,只是你是凡人之体,受不住九阳丹药性罢了。”

稚颜松了口气,又听医仙继续嘱咐。

“九阳丹药性霸道,不可再与其他丹药同服。”

稚颜点了点头,谢过医仙方才离开。

流云殿。

容玉结束议事,心下稍沉,准备去找天后。

他走出殿门,却瞥见稚颜娇小的身子正立在殿外。

稚颜已然站了许久,她思酌许久,仍不能下定决心将有孕一事告诉容玉。

此时见他出来,下意识上前,脚步却踉跄了一步。

容玉眼底划过一丝诧异,却蹙眉伸手扶了一把。

稚颜站稳以后,不由笑了笑:“你还是关心我的。”

容玉冷淡抽回手:“举手之劳。”

这样疏离的态度让稚颜的笑容僵在了嘴角,眼中本亮起的光又黯淡了下去。

是了,她不该继续抱有奢望的。

他是这九重天以后的主人,而她不过一介凡人。

稚颜抬眸,忍不住又问:“你是真心要娶桑元仙君么?”

容玉见她得不到答案就不罢休的模样,眼底不耐:“是。”

稚颜心底一颤,愣在原地。

容玉说完那句便拂袖而去,只留下她一个人站在原地。

她声音微不可闻,渐渐消失:“也好,既然是你真心,也好……”

他的身影原来越远,直至消失不见,她心底的闷痛却越来越深。

稚颜浑浑噩噩回了芳华居。

她缓缓坐在床幔之中,腹中忽然一阵绞痛。

稚颜颤抖着手轻抚小腹,苍白脸上是痛苦的迷茫。

她喃喃道:“孩儿,你会不会怪我,怪为娘不能陪你长大。”

腹中的绞痛忽然停止了。

稚颜愣住了。

她眼眶蓦然一红,心中酸涩难以抑制的翻涌。

她抚着小腹,柔声道:“你也莫要怪你父君,他是一个极好的人。”

她说着,嘴角却浮起一个苦涩至极的笑来。

三日后。

稚颜从医仙处返回芳华居。

却见原本清冷的院中,干瘦的桃树突然盛开了满树桃花。

落英缤纷。

稚颜无神的眼中瞬间有了一抹神采,她心中一喜,忙转身前往隔壁简兰居。

她推开简兰居院门,一眼便看见了立于桃树下的南桓。

南桓本是容玉送给稚颜的一株兰草,被她精心饲养。

容玉历劫完成,回天宫时,将其点化成仙一道带上天宫。

在这天界,南桓于她而言,就像她的弟弟一般。

走进院子,空气中却有一股血腥味钻入鼻内。

稚颜心下一颤,再细看,南桓露出衣服外的肌肤满是未愈的血痕!

稚颜震在原地,鼻尖猛然一酸。

心里的滔天巨浪冲得她全身颤抖。

所有人都说她无法成仙,南桓却执拗的不肯放弃她。

如果不是为了她,南桓也不会主动跟在司战上仙身边,征战立功换取仙丹。

如果不是为了她,南桓完全可以做一个散仙,自在逍遥。

——她是他的累赘。

南桓听见稚颜的脚步声,急忙转身。

全身伤口痛得他脸色发白,却还是扬起一抹笑,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。

“姐姐,你瞧,这次我换来了比之前更好的仙丹。”

稚颜看着南桓脸上灿烂的笑,脚步被硬生生钉在原地。

她喉间酸涩,除了满心的悲凉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