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 都市 >> 

镇国殿

第6章 大人物看上

发表时间: 2020-09-21 09:56

密密麻麻的卫士一齐敬礼,场面浩大,令人振奋人心。

但是江致远、林老太爷却懵了。

李铁首领,为什么一进门就敬礼?

忽然,林轩像是想起了什么,激动道:“江爷爷,您年轻时,不是参过军吗?”

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恍然大悟,纷纷满脸欣喜的看向江致远。

“亲家,李铁首领一定是向您敬礼!”

“说明李铁首领重视我们江家!”

“得回礼。”

众人纷纷谄媚道。

江致远也是满面红光的点头。

“嗯,你们说的不错,这个必须得回礼。”

于是,抬起手,真的向李铁敬了个礼。

另一边,李铁的表情瞬间阴沉下去。

他朝江致远走去。

身后的人一脸激动。

“家主,他来了!首领来了!”

江致远也是急忙整理好衣衫。

“李首领,您好,我是江致远……”

正准备做自我介绍,忽然啪的一下,被李铁狠狠抽了一巴掌。

顿时,满场皆惊。

“老子向你敬礼了?”

李铁用力拍着江致远的脸颊,脸上满是凶光。

江致远吓得当场抖了三抖,一脸惊愕。

不是跟我,还能是谁?

忽然,林轩惊疑一声:“咦,叶镇国和林秋涵呢?”

一回头,就看见叶镇国跟大爷似的坐在宴会里,逗自己女儿玩。

“明珠的李铁首领亲自驾凌,他都不出来迎接,压根没把李铁首领放在眼里。”

“没见过世面的土鳖,连李铁首领也不认识……”

“李铁首领要发怒了。”

所有人脸上都挂着冷笑,他们注意到,李铁的视线,自始至终都落在叶镇国身上。

他大步走了过去。

所有人都等着李铁发难。

然而,李铁走了进来,却是大喊一声。

“侯主好!”

所有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谁是侯主?

只见叶镇国的身后,凤凰上前一步,同样回了个标准的军礼。

他们这才反应过来,顿时,看向叶镇国的眼神变得更加惊讶了。

他居然能请动一个身份这么高的女人,做他的保镖?

“是因为他叶家少爷的身份吗?”

江致远心里有些没底。

如果是以前的叶家,倒是有可能,可是叶家已经亡了六年了,哪里还有什么影响力?

不过,他也没有多想,让李铁首领记住自己,才是主要的。

“李首领啊,真是不好意思,让您大老远跑了一趟。”

江致远赔着笑脸,忽然下一刻,一指叶镇国:“本来婚礼是如期进行的,只是这人却强抢民女,还把我的新郎官孙儿打成残废,这您可不能坐视不理啊!”

说完,阴恻恻的看了叶镇国一眼。

光是这两个罪名,就足够让他坐上十年的牢了。

“李首领,您不要听信他的!”

林秋涵满脸愤怒的为叶镇国辩解,紧紧抓着叶镇国的衣袖:“我和他两情相悦,是江家,强迫我嫁给他!”

“林秋涵,你还真是胳膊肘往外拐,明明,是你自己死皮赖脸,求江家少爷娶你的,怎么到你这就成两情相悦了。”

林轩,一脸的冷笑。

“你胡说!”

见没人帮自己说话,林秋涵急得两眼通红。

叶镇国却是紧握着她的手,宽慰道:“秋涵,你别急,我相信李首领一定会‘明察秋毫’的,对吧?”

说完,还淡淡的看了他一眼。

李铁被叶镇国一句‘李首领’,吓得直冒冷汗。

当下就大手一挥:“来,把江家所有人,全部带走!”

哗啦啦!

当即,就冲进来一群人,荷枪实弹,吓得在场人大气也不敢喘。

噗通噗通……

顿时,江家所有人都吓傻了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“我什么也没做!”

“我也什么都没做!”

还有几个当场吓尿,空气里一股骚味。

江致远也吓得不轻,颤颤巍巍说道:“李首领,我们可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市民,就算要抓,也得给我们一个理由吧?”

李铁笑了笑:“你要理由是么,好,我给你。”

说着,他指了指林秋涵,还有叶小鲤,问:“你知道她们是谁吗?”

江致远下意识回答:“林家的三小姐,已经被逐出了家族。”

李铁意味深长的笑笑:“还有呢?”

“还有……”

所有人,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来。

别说他们了,就是林老太爷、周美云等林家人,包括林秋涵自己,也一头雾水。

自己除了林家三小姐,还有什么身份?

李铁笑容更甚:“今天来了个低调的大人物,连我的地位,也远远不如他,他看上了一个女人,正是林家三小姐。”

轰!

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听到这个消息,所有人都是头皮炸开,目光有些呆滞的看向林秋涵。

林秋涵自己,也是满脸惊愕。

自己?

被大人物看上?

被谁?

林秋涵第一反应,就是叶镇国。

可是看着叶镇国的打扮,哪点像大人物?

直接被排除。

至于林家、江家众人,压根儿都没往叶镇国身上。

周美云呆滞良久,忽然满脸欣喜的对林秋涵说道:“秋涵啊,我们发达了!”

林秋涵没有吭声,还在想自己认识什么大人物。

根本没有啊!

李铁根本不给他们考虑的时间,冷笑一声:“林小姐被大人物看上,她的女儿,也不是你们能欺辱的,而你们,却把她弄哭了!”

江家所有守卫,一个个噤若寒蝉。

叶小鲤此时脸上带着泪痕,还在一抽一抽抽噎着,嘴里含糊不清的喊道。

“马,我要骑马!”

江致远想哭的心思都有了:“我的小祖宗诶,这里是城市,我上哪给你弄马去?”

“他们!”

叶小鲤却是忽然指了指那些守卫。

江致远这才想起,不可思议的看了自始至终,都没过一句话的叶镇国一眼。

巧合吗?

但是,已经来不及容他多想了,他立刻大吼:“你们还不快趴下来,给叶大小姐当马骑!”

没人敢不从,一个个趴了下去,像把脑袋埋进土里的鸵鸟一样。

这时,叶镇国笑着说道:“小鲤,你想骑那头马啊?”

叶小鲤看了一圈,然后定格在了江致远身上,指了指他:“这头。”

“跪下!”

叶镇国立刻沉声大喝,身上散发无尽寒意。